TOMXDLSD

【锤基】【知乎体】有一个熊弟弟是一种怎样的绝望

TOMXDLSD:

洛基吾王么么哒:



:-Dane:







大魔王视角,恶搞向!非常OOC,一股东北大碴子味,慎入








因为是Hela视角,带着非常强的主观意愿!不代表我的观点!








以及,Hela爱Thor不比爱Loki少,只是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相处方法而已。








@张轩子子英 今天份的睡前故事,三刷完雷神有点兴奋,我!真!爱!你!










给你们的女王跪下:








谢邀@阿斯加德救世主








比有一个熊弟弟更绝望的,是有两个熊弟弟。








我大弟,傻逼,纯的。当然说他傻逼倒不是因为智商低,而是脑子直,你说话拐个弯他就撞死了。








我二弟,聪明绝顶倾国倾城高贵冷艳邪魅狂狷机智过人帅气狡黠幽默风趣优雅绅士又乖又黏温柔体贴颜好腿长屁股翘,就是挑对象的眼光不太好。








没弟弟之前,老娘九界第一霸,带着我家哈士奇打砸抢烧为我爹打下大好河山。








有了弟弟以后,老娘九界第一奶霸,战也不想打了人也没空杀了,被俩孩子折腾的黑眼圈都出来了头发也枯了,连我哈士奇的毛都快被这俩揪没了。








我妈怀我大弟那会儿我正搁外边给我那个瞎了眼的爹打江山呢,把我激动的本来应该打五年的仗三年就给打完了,满心期待回去能见着个黑发绿眼的小姑娘甜唧唧地叫我姐姐,结果一回家一个金发碧眼壮的要命的小鬼炮弹一样就冲我哈士奇身上了,把我宝贝儿吓得头都差点没给他咬掉。








我问我妈这谁,我妈说这你弟。








我带着哈士奇转身就走,去隔壁仇人地盘随手揪了个人就揍。








让你金发,让你金发,让你蓝眼睛,让你蓝眼睛,让你熊,让你熊,让你长鸡鸡,让你长鸡鸡。








揍到那个倒霉鬼哭着要把鸡鸡割给我。








呕,谁他妈要你鸡鸡。








我仇人正想着和我家干架呢,我这一揍,得,名头有了,纠集一帮兄弟就想来我地盘撒野,我爹老了没出息了,就想着和稀泥,跟我鬼扯什么不能主动挑起战争,扯完就把对面全部打成植物人,还带走了他们的传家宝。








——顺便把人家继承人也给抱走了。








这绝对是我老爹这辈子做的第二正确的事!第一正确是娶了我妈。








你们知道我当时看到这孩子有多激动吗。








黑发!绿眼!笑得特别甜!








结果撩开裤子一看,妈的,公的。








差点把我气瘸了。








但是看看旁边浑身脏兮兮一脸蠢像盯着奶娃娃流口水的大弟,再看看不哭不闹瘦瘦小小文文静静的绿眼睛奶娃。








行,从今天起,这就是我亲弟了。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真的没人能抵抗我二弟的魅力。








当然既然题目是熊孩子,我就不多夸了,废话说的够多了,我来告诉你有两个熊弟弟是一种怎样的绝望。








我大弟是非常典型的直男性格,犬系男生,从小就活泼,皮的要命,生来就是战士的料,能让我妈这么温柔宽容的人都头疼的角色——虽然懂事后在母亲面前就非常收敛,毕竟谁都不舍得让我们家真正的小公主不高兴。








还不记事儿那会儿,非要跟他弟睡,我那天正好有事出门没能阻止这桩惨剧。我妈心软,又想着让兄弟之间好好培养感情,最重要的是我那个没出息的二弟也喜欢粘着他哥,就同意了。








结果大半夜的我妈一阵心悸,连忙赶到他俩房间——那个傻逼把他弟勒怀里勒得快窒息了。








赶过去那会儿二弟脸都已经青了,把我妈吓得都哭了,抱着二弟亲个不停。








我回来知道这事儿,气得放狗去吓他,他一点也没吓到特别高兴地扑过来一把把我宝贝儿揪掉了一撮毛。








你们能想象我当时的感受吗。








我在心里念了八百遍这是我弟不能杀这是我弟不能杀这是我弟不能杀。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只是一切灾难的开始。








我就挑几个典型的说吧。








六岁那年偷喝老爹的酒,喝了一口,睡了三天。








睡醒领完罚,一个晚上还没过呢,他又偷了老爹的酒——这回不是自己喝,给他弟喝,说这东西喝了能做好梦。








弟!弟!才!四!岁!








众神在上,我们家那酒,九界第一烈。








我们家那个瘦弱的小弟才抿了一嘴唇,全身都红了,哇哇大哭止都止不住,哭到脱水哭到差点窒息。








我看着我那个急得跟着哭了一路满脸眼泪鼻涕大弟,一度怀疑他是故意的——你和你弟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我二弟懂事前,他干过的事儿种种种种罄竹难书,二弟能活到现在堪称奇迹。








更奇迹的事都这样了我二弟还是喜欢粘着他。想不通,脑阔痛。








后来我二弟记事儿了,求生欲让他智商疯长,八岁那年刚学了变身的魔法,想和他哥炫耀,变成了他哥最喜欢的蛇。








傻小子果然上当,捧着蛇高兴的要命,一个劲地说着你长得真像我弟我弟一定会喜欢你的我要把你带给我弟,我弟我弟我弟我弟。








那会儿我正隐在一旁看热闹呢,烦得我想放狗咬人,我都能看到二弟蛇脑袋上蹦起来的井字了。








在我暴走之前,那个不省心的,突然蹦起来说,听说蛇有两个鸡鸡!真的吗!








……所以说有时候好奇心真的会要命,我二弟当场就变回来了,大吼了一句“surprise”就给了他哥一刀。








我简直要为他那个干净利落的动作疯狂鼓掌了,不愧是我弟!








啊,你问我为啥不担心?因为我二弟身上就特么一把刀,前两天我送他搓指甲的。








后来再长大点,青年时期,我不想说了,我怕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冲回家把他打死。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大概就是有一回他把我宝贝儿薅秃了。








不是上面的夸张说法,是真他妈秃了。








我一回屋看到脑袋光秃秃的小宝贝,差点没撅过去。








你他妈薅羊毛也不是这么薅的吧???啊???








我给了他五分钟解释,解释不出来我就剃秃他,他说,天冷了,我想给弟弟做件披风。








恩?????恩???????








做披风??????????????








你他妈再说一遍?????????????








我拎着剑就想捅他,我二弟挺身而出,挡着他哥哥泪眼汪汪地看着我。








姐,哥哥都是为了我,你别生他气,气坏了自己怎么办,我替你捅他成不?








人生第一次,我被噎住了,一句你让开别给你哥说情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就这一会儿功夫,他转身就给了他哥一刀。








……行吧,不愧是我弟,行动派。








至于什么溜保镖玩啊偷他爹的眼罩啊打架斗殴啊这种小儿科我都不想说了,毕竟关我屁事。








接下来说我二弟。








不行,我觉得我二弟哪儿哪儿都好,让我先去摘一下滤镜。








我二弟吧,论恶作剧十个大弟加起来都比不上他。奈何人可爱,没有人舍得怪他的,没有人。








不,我没有提着剑威胁人家,没有!我弟弟的魅力你们这些没见过的人懂个屁。








就这么说吧,我大弟除了自己犯蠢闯下的祸,恶作剧基本一半是二弟撺掇的,剩下一半是他俩一起干的。








但是最后锅都是我大弟的。








连我宝贝的毛都是他让薅的,我不在房里就是被他给骗出去的——当然,他也没想到他的傻哥哥会逮着一个地方薅。








我能怎么办,看着他那双绿眼睛,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当然,说他熊不是因为这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是因为他找对象的眼光太差了,太差了,有我妈那么差。








你知道他看上谁了吗?








他哥。








呵呵。








怪不得从小给弟弟背锅,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刚知道我大弟把我二弟泡了的时候,我和我爹从不打仗后难得站在同一条战线,不行,不可以,滚蛋。








后来我二弟过来和我推心置腹。








姐,错过了哥哥,哪儿找一个给我背锅让我捅肾不管我干了什么都原谅我的对象?








……有理。








我同意了。








至于我爹,爱同意不同意,我宣布他们能结婚,他们就能!








哦,对,他们马上要结婚了。








按套路到结尾就该抒情了。








老实说,我嘴上吐槽着二弟眼光不好,实际上早看出来他俩那点小九九了。








但是我挺高兴的。








弟弟总是要长大成婚的。








但是我们家五个人,花了一千年磨合出的感情和默契,接受不了任何人的离去,也容不下任何人的插足了。








抒情完了,最后总结,有两个熊弟弟绝望完了还挺好解决的,让他们在一起,互相折磨到永远,完美。








只有一个的话,建议你直接捅死,不用谢。








                 END







评论

热度(1420)